站内检索:
当前位置: 首页
>> 科技人才 >> 院士专家工作站
 
诺奖背后的绍兴人
日期:2015-10-21 浏览次数: 字号:[ ]

 
绍兴网 | 数字报首页 | 版面导航 | 加入收藏
上一期  
绍兴日报社绍兴网主办
  下一篇4
2015 年 10 月 21 日 星期 放大 缩小 默认 朗读
 

 

诺奖背后的绍兴人

 

许程丽 沈伟

 
  周维善与实验室工作人员
  周家老宅 沈伟 摄

  10月5日,宁波人屠呦呦因研究提取青蒿素,成为首获科学类诺奖的中国人。

  说起青蒿素对人类的贡献,除屠呦呦外,有一个人也不得不提,他的名字没有写在诺贝尔奖章上,但却镌刻在人类战胜疟疾的军功章上。他就是绍兴人——周维善。

  乡音不改绍兴人

  ●记者 许程丽 沈伟

  

  乡音不改绍兴人

  在今年的诺贝尔奖获奖名单上,中国药学家屠呦呦凭借“青蒿素”登榜,这是中国首次获诺贝尔科学类奖。

  听闻屠呦呦获奖,在上海,67岁的周颂华有些高兴,但也有些落寞,他轻轻地说了声:“如果老爷子还在,看到这一刻,该有多好!”

  周颂华的父亲叫周维善,中科院院士,中国著名有机化学家。是他,主持并参与了青蒿素结构测定和人工全合成。

  深秋的午后,炉峰脚下一片安静。

  夕阳西下,昏黄的阳光洒在远处山丘上,透露出秋天特有的暖意。天福园里,青松翠柏,没有秋的模样。

  周维善院士,就长眠在这里。

  周维善的老家,在绍兴孙端镇碧波潭村。2007年4月,本报记者曾赴上海周院士家中对其进行专访。彼时,周院士已84岁高龄,虽行动不便,但耳聪目明,并坚持上班。面对记者的提问,思维敏捷,娓娓叙述。

  2012年8月,周维善在上海离世,享年90岁。长子周颂华依父亲生前嘱托,经www.29909.com努力,将骨灰安葬于老家绍兴,叶落归根。

  秋日的早晨,沿着孙马路,记者驱车前往碧波潭村,寻找他曾经留下的蛛丝马迹。

  碧波潭村位于孙端镇西面,一个不起眼的小乡村,村人大多是金姓和周姓。

  由于周维善10多岁就到外地谋生,知道他的村民并不多,尤其是年轻一代。

  进村,问树荫下一位老者是否知道村里出过一个周姓院士,老人思索许久说,村里有一位叫“阿庚”的老人,一直生活在上海,大概和他有关。

  “这个院士和‘阿庚’应该是表亲。”67岁的周大牛背着锄头,刚从地里回来。

  周维善是否和“阿庚”有关?记者联系周颂华。周颂华说,自己出生在上海,对于父亲的亲戚,并不清楚。

  “父亲一直很想回乡看看,但因工作太忙,抽不出时间。本想等退休后再回老家,但身体不允许。”

  周颂华依稀记得村里老宅的位置。“碧波潭72号,边上有一条小河。”这与周维善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所忆“我们家门前有条小河,买菜就是从河上的乌篷船里买的”描述一致。

  2012年,周颂华曾回碧波潭村,家里的老房子还在。

  记者见到这间砖瓦老屋,墙面斑驳,木门紧闭。

  与村里其他小洋楼相比,显得有些格格不入,但它承载着周维善童年的回忆。

  除了这一处充满历史感和年代感的老宅,周维善与家乡还有牵扯不断的联系。市科协一位曾与周维善接触的工作人员说,虽然少小离家,但周维善说话仍带有浓重的绍兴口音,一辈子乡音不改。

  不得诺奖也高兴

  周维善一生主持参加过许多国家级重大课题研究,获得国家级以上奖项多达20项。

  而他在青蒿素结构测定和合成上的贡献,最为人所称道。

  20世纪60年代,疟原虫对王牌抗疟药氯喳产生抗药性,致使全球疟疾的年发病人数达数亿,病人死亡率急剧上升,寻找新结构类型的抗疟药成为全球棘手的热点和难点。

  1972年,屠呦呦从中草药青蒿中分离得到一种具有抗疟作用的有效成分——青蒿素。

  1974年起,在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,周维善开始主持并参与青蒿素的结构测定和人工全合成的研究。

  1976年,周维善等人测定了它的化学结构,它是一个含过氧基团的新型倍半萜内酯。

  由于此前自然界中还没有发现有与其类似结构的化合物存在,因而对青蒿素分子结构的测定和对其进行全合成都十分艰难。

  1983年春天,经过20余步反应后,周维善等人利用光氧化反应完成了青蒿素的全合成。

  两年后,上海举行药用天然产物有机化学国际讨论会,周维善在论坛上发表的关于“青蒿素及一类物的全合成”的研究报告,引起世界研究机构的关注。

  20世纪90年代,越南的疟疾高发期间,青蒿素成功地使当地死于疟疾的人数减少了97%。

  历史铭记了这棵叫做青蒿的小草。

  2011年9月,青蒿素研究成果获拉斯克临床医学奖。周颂华告诉记者,很多人都知道,获得拉斯克奖,意味着离诺贝尔奖就很近了。当时,屠呦呦所在单位奖励屠呦呦所领导的青蒿素团队100万元,同时,也奖励了周维善,这显然是对周维善等人在青蒿素结构测定和全合成方面的肯定。“那时,父亲还在,他别提有多高兴了。”

  4年后,青蒿素果然代表中国,登上世界科学类奖项的巅峰。遗憾的是,周维善没能等到这一刻,此时,他早已长眠在故乡温暖的怀抱中。

  周颂华说,“若父亲能亲眼目睹屠呦呦凭‘青蒿素’获诺奖,他肯定是激动万分,因为青蒿素凝聚了他们一代人、一个团队的心血。”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